欢迎光临方正县人民政府官网
政务公开 — 乡镇工作

转载黑龙江日报:“村民自治”看中兴——方正县大罗密镇中兴村探路村民自治纪事

时间:2018年07月11日   浏览量: 已点击:

方正县大罗密镇中兴村是个有着1098户、3808人的山村,地处农林交界,村型较大,居住分散。一年来却因成为全国24个“村民自治”试点村之一,而小有名气。

冰雪消融、春回大地的时节,记者慕名来到这里。

一进村,各家各户白蓝相间、整齐划一的铁栅栏最是醒目。看记者视线关注于此,村党支部副书记孙艳国就从这儿开始讲起了“村民自治”:以前村里各家木障子是里出外进、东倒西歪,村里也曾“一事一议”,但都因资金和村民意见不一不了了之。没想到的是,去年实行“村民自治”成立了屯民理事会后,这事,成了。

村情民议,有人管事,村里的事村民说了算

中兴一屯为让村民吃上干净的自来水,理事会征求意见,决定由吃水户共同承担管理费用,轮流清洗水罐,彻底解决了吃水难的问题;中兴二屯离村里的广场太远,没有地方跳广场舞,屯民想建一处广场,正好屯里有一间危房没人住准备拆除建广场,眼下正在实施阶段;中兴三屯针对屯民反映养猪户化粪池气味大问题,提出将十多户养殖户的养殖场、1000头猪搬出屯外,成立养殖合作社,集中养殖。村委会在屯外提供了近4000平方米的场地和20公顷的林地,既能做到人畜分离、美化环境,又能发展散养、圈养于一体的绿色生态养殖产业;东南一屯是山洪多发区,理事会根据村民意愿,打算通过招商引资实现整屯搬迁;“厕所革命”到底怎么做?高愣屯要把这事好好议议;东南二屯和东南三屯则围绕移风易俗事项,组建东南屯文明理事会,落实了两个红白事办事点。

如今谈起村情民知、村事民决最外在、最直接的成果,用方正县民政局副局长吕勇的话说,这完全得益于20175月开始实行的“村民自治”试点。

201610月,中央下发了《关于以村民小组或自然村为基本单元的村民自治试点方案》的通知,同年12月,我省对试点村工作进行部署和安排。考虑到中兴村与方正林业局农林交错、地域复杂、人口较多,7个自然屯,有的屯相距十几里。过去无论是农业生产,还是基层党建,管理和开展工作都比较困难。按照“地域相近、利益相关、文化相同、群众自愿”的试点工作原则,方正县提出了以中兴村作为试点的请示,并成为全国24个试点村之一。

针对中兴村的实际,在深入调查研究的基础上,方正县强化顶层设计,构建村民自治组织框架体系,理清党组织、村委会、屯民理事会、村集体经济组织职责清单,明确村民自治的范围,形成切实可行的试点工作实施方案,积极探索以屯为基本单元的村民自治的有效实现形式,推动基层党组织和村民自治的工作方式、活动方式更加深入群众、贴近群众。

将党的工作重心下沉,全村组建6个屯级党小组,明确村级党组织、屯党小组和党员层级职责,使每名党员“亮身份、定岗位、明职责”,确保党员在自治过程中“平常时刻能看得出来、关键时刻能站得出来”,使党的工作延伸到了屯级“神经末梢”,实现了党组织在自然屯内的全覆盖。

将自治单元下沉,在保持现有村民委员会设置格局的前提下,实行双层自治。在屯一级成立7个屯民理事会,代表屯民开展议事协商,办理屯内公共事务。理事会成员36人,其中党员占三分之一;村民理事会作为临时性议事协调组织,承接村委会的自治职能。理事长由村委会主任担任,理事会成员由屯民理事会理事长、党小组组长、村民小组长组成,负责民主商议村里的公共设施和公共服务建设,协调各屯之间的关系和跨屯的公共事务,从而实现村委会行政职能和自治职能的相对分离。

不到一年时间,自治从“十几公里外的事”变成了“家门口的事”,呈现出能议事、想议事、好议事、议成事的良好局面。

村务民督,有章理事,阳光公开透明受欢迎

记者在中兴二屯屯民理事会理事长郭绍新家采访时,方正县电业局大罗密镇供电所下达的二屯2017年度10688.19元的电费明细正好送来了,郭绍新指着他家外屋安着的水泵说:以往电费单下来,收钱老费劲了,赶上水泵坏了,维修的费用都没有,此事让他烦心很多年。郭绍新笑着说,这回妥了,咱有理事会了。他随即把理事会成员杨树学、胡国全、孙亚波召集到自己家,用了一下午把这事搞定了。理事会挨家挨户征求意见,全屯233户,常年吃水的143户,200多人,加上维修管道费用,每人每月收5元,问题迎刃而解。

 “快来看看,低保、特困发放名单贴出来了。”在中兴三屯,几个人正在公示栏前议论着。

亮村子“家底”,村务公开、屯务公开在中兴村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每屯都有两块这样的公示栏:一块公示理事会职责、理事会成员,一块公示屯务、屯规屯约。所有议事决议都要公示,接受村民监督。

在中兴村村委会,走廊两侧墙面上挂满了村务公开宣传板。大罗密镇副镇长许丽介绍,作为“村民自治”的重要抓手,镇里研究制定的《村民自治章程》、《理事会工作制度》、《理事会议事流程》、《户代表会议流程》和《资金使用流程》等规章制度,规范了理事会机构组建、工作职责、议事范围、议事原则、资金使用。议事事项由屯民理事会成员收集群众意见,报请村两委审定,屯民理事会召开专题会议表决,重大议题提交户代表会议表决,结果在屯内公示。各屯还把章程和细则编印成册,发放到村民手中,村民对照可决定村务工作安排。会议记录有据可查,选票留存立档归案,通过健全完善工作机制,村民自治做到了有的放矢、有章可循,有效解决了上管不着、下管不了、一事一议、一事无成的难题。

村委会争取来企业捐资25万元用于基础设施改造,这笔跨屯公共事务的钱该怎么用?各屯民理事会先是征求村民意见,再将情况汇总到村民理事会,经研究决定,跨越小罗密河修建4米宽50米长的桥墩,铺设25厘米厚的钢筋桥梁主体。农户出车出工出劳,义务铺垫桥两侧的引桥、辅路,彻底解决了困扰百姓多年的通行难、种地难的问题。去年6月,中兴一屯屯民理事会召开了包产到户以来的第一个户代表会议,村民同意筹资筹劳搞村屯建设,家家户户出工撤障子、挖边沟、铺垫巷路。出乎意料的是,每户每米收15元统一更换3900延长米的铁栅栏,顺利完成。

村务的事,村民说了算;选举村干部,村民投了算;村里开支,村民代表审了算;每笔钱花在哪,村民心里有数。对此,今年初被推选为中兴村村委会主任兼村民理事会理事长的武玉虎深有感触地说:“原先村里怎么花钱老百姓不知道,村里有什么收入也不清楚。村干部办好事实事、村民却有疑问有抱怨,村干部吃苦受累、村民却并不买账。这反映的是村干部与村民之间缺乏互信,根源在于村务不公开不透明。”他笑着说,现在我们村干部可没以前说话好使了,“权”也小了,现在讲究村民自治,村民实实在在有了发言权,大家一块商量决定村里的大事小情。不但保证了村屯的决策更符合村情民意,也能得到大家的拥护。

村策民决,有钱办事,村集体经济发展壮大

在中兴一屯屯民理事会理事长孟庆吉家,记者旁听了理事会的议题:合作社分得的3.1万元村集体积累怎么用?

 “征求了36家户代表意见,都同意将这笔钱用于修田间路和自来水管维修。”理事会成员于永海、刘同仁、陈俊英将汇总情况和盘托出。大家算来算去,觉得不太够用,孟庆吉说:当务之急还是先把田间路修了,眼下正是备春耕时节,田间路进不去车耽误事,其他费用不够再议。

3.1万元是怎么回事呢?要干事得有钱 。“村民自治”后,中兴村资金来源主要是上级转移支付;社会各界捐助;村集体经济积累;村民筹资筹劳。为此村里成立了集体股份经济合作社,结合全县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将村集体资产折股量化到本集体组织成员,组建董事会、监事会,成为集体经济的自治组织。5个核算单位在涉及集体经济、产业发展等关系到村民切身利益的重要事项上,通过董事会提议召开股东代表大会进行民主商议、民主决策,盘活村集体资源资产,真正赋予了农民的财产权利。2017年,中兴村清理不合理土地承包合同37份,化解村绩债务15万元。经股东代表大会同意,对全村2677亩新增地源进行收费,共增加收入26万元,70%为成员分红,30%归村集体所有,为村民自治提供了资金保障。一屯的3.1万元就是新增地源70%这部分所得。

 “村民自治”的另一个资金保障则是来自于中兴村“一区两园”建设,以产业培养支撑农村发展,推进城镇化和美丽乡村建设,不断壮大集体经济。

在村委会旁,建有两栋标准化新型农村社区,1000平方米的社区管理用房,2000平方米的休闲广场,绿化、亮化、硬化配套工程,无不体现着山区特色,别具一格。

离此不远处就是中兴村食用菌产业园,记者在这里看到,一些工人正对菌棚进行检修,另一些人正将菌袋装车上架。50栋温室大棚、20栋养菌室,年生产量500万袋,栽培量60万袋,年产值可达800万元,仅用工一项解决农民收入60多万元。而占地8万平方米的中兴工业园引进铅笔、实木门窗和家具建设项目,可创造工业总产值4500万元,实现利税100万元,带动就业300余个。

2017年,中兴村经济总收入达到2735万元,农民人均纯收入实现11632元,均比上年有所增加。

村利民享,自治落地,咱农民赶上了好时代

 “中兴村,人和气,爱祖国,明大义;重诚信,不违纪,勤劳作,同富裕;村民事,村民议,讲民主,集广益;带好头,莫迟疑,公益事,齐出力……”村委会的大喇叭里隔三差五地就会播放一段《中兴村村规民约》。而在村民理事会下设的文体活动协会带动下,农民合唱团、广场秧歌队、健身操队等,利用春节、元宵节等传统节假日,举办各种文艺汇演活动。

还有那笔直宽阔的水泥硬化街路,干净平整的路边沟渠,扮靓村容村貌的漫画墙、道德长廊,以及好人义举榜、善行公德榜,无不彰显着美丽乡村文明建设的魅力。

今年76岁、曾当了20多年村党支部书记的杨执金自称最有发言权。作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村党支部书记,他说那时的村干部实在不好当,操心费力不讨好。吃粮靠返销、花钱靠贷款,三角债多;管账的不管钱,管钱的不管批;村干部做事“拍脑门”,农民办事讲人情、靠面子。再看看现在,从欠外债的穷乱村变成了现在的美丽乡村,村里的事村民说了就算,村干部干的咋样,老百姓都看着呢。

大罗密镇党委副书记王伟说,“村民自治”真正将村民“自我投入、自我管理、自我监督、自我受益”的自治优势落到最基层,其焕发出的生机活力,给农村带来的不仅仅是外在显著的改变,村务管理方式改变了,村民养成主人翁的意识,更密切了干群关系,乡村干部的工作方式、工作作风、工作内容发生根本性变化。同时也调动了农民群众的政治参与热情,增强了他们的民主法治观念。

中兴村的环境变美了,变干净了;人心齐了,干劲足了,发展步伐快了。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美好愿景正一步步变为现实。

 “村民自治”试点毕竟还不到一年,采访中,也有村镇干部和理事会成员发现和提出了一些问题,比如理事会成员没有误工补贴、自治组织缺少专项经费;村民自治意识还不强,主体作用发挥有待进一步提高;村级集体经济积累薄弱,村民筹资能力不足,村级公益事业有心无力等等。这些都需在今后的实践中不断改进和加强。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也明确提出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中兴村的村民自治刚刚开了个头,要做的事情还很多。下步工作要针对县情实际,不断推进村民自治的丰富与完善,着力拓展村民自治工作新内涵,推动全县工作再上新台阶。”大罗密镇党委书记郁风华说。

夕阳西下,晚饭后的人们三五成群地来到村文化广场上,走圈的、跳舞的、闲聊的,落日的余辉映照在大地上,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和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