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方正县人民政府官网
走进方正 –> 图说方正 — 典型人物

刘兴亚

时间:2015年09月16日   浏览量: 已点击:

为党尽忠的县委书记

 

刘兴亚(19031945),男,辽宁省辽阳县人。1932年秋在珠河县(今尚志市)入党。曾任珠河铁北区委副书记、中共延方特支书记,19373月任中共方正县委第一任书记。

刘兴亚任方正县委书记后,把家从珠河县搬到方正县会发恒西满家屯。当时从事地下活动的党员没有任何补贴和报酬,主要依靠种地、养猪鸡来维持最低的生活水准,日子过得十分艰难。一家8口人的全部家当只有一口不知传了多少年的铁锅,两条薄薄的破被子,几只豁牙子的饭碗,一条扁担,两个筐。还有一头猪,3只鸡。就算刘兴亚的由深蓝色变成灰白色的补丁摞补丁的大布衫比较完整,因为只有出门才穿,也体面一些。即使这样,有时为了革命需要不得不变卖家产来补充革命活动的经费。有一次,为了解决传单印刷费用,刘兴亚卖掉了仅有的一头近百斤的猪。3个不懂事的孩子紧紧拽住猪尾巴,哇哇大哭,不让父亲卖掉。可是为了革命,他不得不忍痛割爱。为了给地下交通员置办一套化装衣物,他含泪将母亲出阁嫁妆银手镯变卖了。这副手镯在刘兴亚的姥姥家已流传三代了,是他母亲心爱之物。当他向母亲提出卖手镯之事时,母亲虽不知道儿子干的是一件伟大的事业,但她却明白儿子干的不是坏事。她体谅儿子的难处和心情,便慷慨地把手镯递给了他。刘兴亚“扑通”一声跪倒,用颤抖的双手接过手镯。哽咽了好一会儿才说出了一句话:“你真是我的好妈妈!”

刘兴亚为了便于工作,不暴露身份,经常搬家。他从任方正县委书记到被捕之前,不足两年的时间里,曾搬过4次家。从满家屯搬到方正城西丹阳山屯,又搬到方正城北西侯家屯,后来又搬到延寿县苗家屯,每次搬家都没有人知道他的去向。

当时地下党的主要任务除发展地下党的力量,教育和发动群众,组织抗日救国会进行反满抗日斗争和为抗日部队筹集军需物资外,还有一条很重要的任务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做好统一战线工作。特别是在敌伪军人中间做启发教育策反工作,复苏民族自尊心、爱国心。

有一次,抗联三军缺少弹药衣服。他全面分析了伪方正县治安队连长邵余厚的政治情况,认为邵余厚还不是死心塌地为日寇效忠的分子,是可以争取的对象。他冒着生命危险,到治安队与邵余厚见面。邵余厚问:“刘兴亚来治安队有什么事?”刘兴亚回答说:“我是中国人(指抗日的),现在缺打的,缺穿的,希望你能给予帮助。”邵余厚说:“你真好大的胆子,敢到这里要东西!”刘兴亚理直气壮地说:“这里不是没有日本人吗?都是中国人有什么怕的?为了救国救民我什么都不怕!”邵余厚被他这种大义凛然的抗日爱国行为所感动,但又犹豫地说:“武器弹药军需品全控制在日本人手里,想弄出来很不容易,我这里只有临时用的。再说,这事要是让日本人知道了,我可就……”刘兴亚知道他下话的内容,接邵余厚的话茬说:“我知道你现在的处境也很难,说不定什么时候日本子一不高兴就可能对你们下黑手。我看你尽力而为吧!”邵余厚看到刘兴亚如此宽厚大度,真是个好样的中国人,心里很佩服,便挽留他在这里住下。当晚刘兴亚进一步向邵余厚做了开导和争取工作。他从中国当前的命运讲到共产党的抗日纲领,从全国各地如火如荼的抗日斗争形势讲到共产党的统一战线,从南宋岳飞抗击金兵讲到当今的抗日英雄,从秦桧害死岳飞讲到现在的汉奸走狗的丑恶行径。邵余厚听得时而抓耳挠腮,时而瞠目结舌,时而唉声叹气;时而频频点头。邵余厚心中暗暗佩服。刘兴亚坚持正面教育,陈述利害。讲得透彻、生动,入情入理。两人唠到夜阑人静。邵余厚最后说:“你放心,我也是中国人,要是抗日的碰到我手里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能放过的就放过。”后来邵余厚可也真办点好事,放了几次抗联人员,救过老百姓。此前,二吉利自卫军团长王俭因暗助抗联的事被日寇知道后要杀他全家,就是邵余厚送的信,王俭才率自卫团起义,带领全家投奔抗联。第二天一早,邵余厚暗中给了刘兴亚3箱子弹和一部分衣服、胶鞋等,由交通员刘振江送到了三军密营地。

中共方正县委建立后,刘兴亚带领地下党员冒着生命危险,经过不懈的努力,在方正支部的基础上又建立了会发恒、南天门、得莫利3个党支部。在方正县东西南北4个区域都有党的核心。各支部在群众中广泛地开展抗日救国宣传教育,在会发恒、南天门、得莫利、二吉利、南北堡等30多个村屯组织建立起反日救国会等群众组织。通过这些组织,发动群众,搜集敌人情报,协助抗联作战,支援部队衣物、粮食和弹药。

刘兴亚来到方正县后,主要通过认干亲、磕头拜把的传统的民间形式联系、发动群众。刘兴亚在方正县有刘振江、韩景隆、范英林、朱玉、房守发等12个磕头弟兄。这些弟兄有的被刘兴亚发展为党员,有的被发展为救国会会员。白天,他们各自干自己的活或串联群众。晚上,他们聚在一起开会。会议的内容是,揭露日军侵略罪行,宣传党的抗日政策,物色发展党员和救国会员对象,印刷散发抗日传单等。

在那白色恐怖年代开展地下工作是非常艰难和危险的,随时都有被捕和杀头的危险。对这些,刘兴亚全然不顾,都置之度外。他常说:“干革命哪能没有危险?只要对人民有利,对革命有利,就是死了也心甘。”而在危险的时刻,又是人民群众一次次地保护了他,使他闯过了一道道险关。

1937年秋的一天,敌人突然扑到侯家屯挨家挨户地搜查。快要搜到刘兴亚的家了,形势十分危急,但他却非常镇静。不过,他最担心的是那些还没有来得及散发出去的传单和那颗“方正抗日救国会”大印。此时,韩景隆(抗日救国会会员,刘兴亚的义兄弟)手提一只水桶从他家窗前经过,刘兴亚低声叫住了他,向他说明了发生的紧急情况,问他有什么办法。其实,韩景隆正为此事而来。他说:“不要紧,我有办法,你坐在屋里不要动,以免敌人注意。”刘兴亚把屋内墙角隐蔽物搬开,拿出用油布包好的传单和大印,韩景隆随手放在水桶里。他几步跨到道北老侯家豆腐房,拿出了大印交给了赵老大,又把事先准备好的豆腐渣扣在水桶里,装模做样地和侯老二做起了豆腐。赵老大揣起了大印大模大样地回到家,把它踹进了早已和好的黄泥里,然后趁没人注意把它抹到了墙缝里。不一会儿,敌人搜到了刘兴亚家。一个日本鬼子用刺刀指着刘兴亚说:“你的什么的干活?”刘兴亚非常镇静地说:“种地的。”日本鬼子又问:“你们村抗日的有?”刘兴亚说:“不知道。”那日本鬼子又问:“你的知道谁是共产党?”刘兴亚仍说不知道。日本鬼子看刘兴亚一身农民打扮,表情又不慌张,知道再也问不出什么东西来。于是,他命令手下的人狠狠地搜。他又对刘兴亚说:“你的良民证的有?”刘兴亚从他破衣服里拿出一个蓝皮的本子递给了那日本鬼子,那日本鬼子上下左右前后看了个够,又递给了刘兴亚。那边搜查翻个底朝天,弄得屋子乱七八糟。这些强盗在屋里翻不着又到院子里折腾了一气,也没有发现什么破绽。临行时,强盗们又用刺刀挑起了两只鸡。

刘兴亚为了发动群众,组织广泛的统一战线,他经常驻足在会发恒侯氏三兄弟的铁匠铺“三和炉”做宣传工作。侯氏三兄弟本来就有较强的民族意识,经刘兴亚的宣传教育工作,他们更倾向于革命,经常给刘兴亚等提供一些有关的情况。时间一长,敌人的密探就发现了刘兴亚和侯氏三兄弟来往的苗头。敌人在搜查完西侯家屯的不长时间里的一个早晨突然闯进会发恒“三和炉”铁匠铺,不容分说,抓住侯氏三兄弟就是一顿毒打,追问刘兴亚的去向。这三兄弟强忍剧痛,不承认认识刘兴亚,更不说出刘兴亚的去向。敌人暴怒,往死里打三兄弟。结果,三兄弟中有两个当即被打死,那一个没死的也落了个终生残疾。

形势一天比一天紧张,敌人已经到了发疯的程度,放出许多特务、密探侦察我地下党的行踪。

926,刘兴亚从苗家屯老苗家看地回来,天已经黑了。他刚刚坐下就听见“咕咚”“咕咚”的脚步声。刘兴亚机警地说:“不好,有人来了!”话音刚落,日伪军的刺刀就从前后窗户刺进来,随后从门外闯进10多个人来,把刘兴亚抓住。刘兴亚的父亲质问为什么抓人?警察十分蛮横地说:“老东西,不要多嘴!”接着便抄了刘兴亚的家,抄走了刘兴亚的良民证(名字叫刘庆昌)、一个本和一支笔。幸亏前两天刘兴亚把一捆传单转移到老苗家的柴禾垛底下,要不然不知道能有多么严重的后果。临行前,刘兴亚的结义兄弟苗二来看他,刘兴亚对他说:“你们都放心,可我一个人轱辘。”又对妻子和妹妹说:“要好好伺候两位老人,拉扯好3个孩子,使他们长大成人。”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刘兴亚被捕后,敌人用皮鞭抽、钉竹签、火烧等各种酷刑对他审讯,他被折磨得血肉模糊,遍体鳞伤,昏死过去十三、四次。敌人使用多种毒刑都没有治服刘兴亚,他们又想出更毒辣的一招,把他绑在凳子上灌辣椒水。魔鬼们捏住了他的鼻子,刘兴亚被迫张开了嘴,暗红色的辣椒水被灌进了肚子里,他顿时觉得五脏六腑像燃烧了一般疼痛,头发扎煞了起来,从头发梢嘀嗒嘀嗒地淌着鲜血和热汗,他仍然什么也没有说。魔鬼们早已累得精疲力竭,懒洋洋地给他解开了绳子,他慢慢地坐了起来,嘲讽地说:“让你们受累了!”弄得魔鬼们哭笑不得,十分尴尬。

敌人为了得到口供,又施毒计。隆冬腊月,把他拉到方正泡,指着冰眼说:“如果你不说出地下党的组织情况,就把你塞进去!”刘兴亚面对死亡的威胁,仍坚贞不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敌人恼羞成怒,用刺刀对着他的胸膛,做出马上要刺杀的样子。他昂首挺胸,毫无惧色,并高声地说:“你们只能杀害我的身体,而绝杀害不了我的信仰!刘兴亚死了算不了什么,革命一定能胜利!”敌人被他的凛然正气所震慑,又无更多的证据,无计可施,最后以反满抗日罪名经伪牡丹江法院判处7年徒刑,关押在吉林省吉林模范监狱。

刘兴亚在狱中受尽了非人的待遇,睡的是水泥地,吃的是霉米饭,喝的是苦涩水,还经常遭到辱骂和毒打。这非但不能使他屈服,反而斗志更坚。他时刻牢记着自己是一个共产党员,想着担负的历史重任和要完成的革命事业,盼望着美好的共产主义的实现。因此,他在狱中始终未停止过对敌人的斗争。他秘密组织难友绝食,向当局争取合法的待遇,向难友们秘密进行抗日宣传,鼓励他们和敌人斗争到底。经过较长时间的极其秘密的艰苦努力,他培养了有20多人的骨干,准备夺枪越狱。但由于敌人防守非常严密,无机可乘,与狱外的党组织没有联系上,越狱最终失败。越狱计划走漏消息,敌人严刑拷打,刘兴亚本来就已十分虚弱的身体经敌人加倍折磨,已经奄奄一息了,在他还没有咽气时,被敌人扔进狼狗圈里……194552742岁的中共方正县委书记刘兴亚同志牺牲在伪吉林监狱中。他的革命精神、英雄业绩载入了党的光辉史册。后人是这样称赞他的:

献身革命意志诚,千挫万折铁铮铮,

粉身碎骨豪气在,碧血丹心是英雄。

几年后,时任方正地下党的交通员,解放后任东宁县工会主席的张学勤在回忆录《地下烽火》中写道:“1945年的一天,杨春突然来找我,十分悲痛地说:‘张书记(刘兴亚化名张继武)牺牲了,牺牲得很壮烈……在监狱里,他受到了严酷的拷打,直到最后被打断了双腿,他还是没有出卖组织和同志……’杨春说完之后,我们都流下了眼泪。在我们的心中不仅是悲伤,更多的是对日本鬼子、汉奸的仇恨。”

一代英雄,共产党员刘兴亚同志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